?
您所在的位置: 主頁 > 業界人物 > 開拓進取、勇攀高峰——記牡丹江天利醫藥集團董事長欒斌

開拓進取、勇攀高峰——記牡丹江天利醫藥集團董事長欒斌

欒斌,中共黨員,牡丹江市人大代表,黑龍江省醫藥協會副會長,牡丹江天利醫藥集團董事長,華潤牡丹江天利醫藥有限公司總經理。
欒斌,一個與共和國同齡的人,一個從18歲便進入醫藥領域,先后做過牡丹江中藥廠工藝員、牡丹江醫藥站采購員、計劃員、科長、經理、總經理,直至成為主導牡丹江市醫藥銷售市場的大型商業企業的掌舵人。
欒斌,一個由計劃經濟時代的企業管理者到市場經濟時代的民營企業的帶頭人。在他的帶領下,牡丹江新特藥有限公司成為國有企業改制的典范,解決了300多人的身份轉換、再就業問題,解開了困擾企業多年、多達近兩千萬元的債務鏈,并成功實現了企業的扭虧為盈;
在 欒斌的領導下,牡丹江天利醫藥連鎖有限公司改變了牡丹江的醫藥商業格局,成功的將牡丹江的醫藥零售市場引入微利時代,每年直接為百姓讓利達1000多萬 元、累計為國家納稅1000多萬元,成為牡丹江市經濟發展重點監測單位;2008年天利醫藥集團的成立奠定了其主導牡丹江醫藥銷售市場的根基;2010年 9月華潤牡丹江天利醫藥有限公司組建,使得企業資本重新回歸到國企控股行列,讓公司成為牡丹江當地唯一具有央企背景的醫藥銷售公司。
是什么讓欒斌在醫藥市場中快速成長,又是什么讓欒斌在醫藥商業市場中舉重若輕、不斷前行,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并實現巨大的社會價值?
是信仰,是追求,是開拓進取、勇攀高峰的精神和魄力。
腳蹋實地和與時俱進
欒斌18歲到中藥廠當一名普通藥工,那時他便下定決心要努力的在醫藥行業中追求夢想。之后不久他被調往牡丹江醫藥站,從此開始了他在醫藥領域腳踏實地的開拓。
欒斌回憶的時候常說:“那時跟著師傅天南海北地采購,全國除了新疆,幾乎每個地方都走到了。但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學到了很多東西。”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腳踏實地的工作,讓欒斌身上的營銷才能逐漸被開掘了出來。
1990年,欒斌調任牡丹江醫藥站藥品經營部任經理,當年就使藥品經營部銷售收入從300萬激增到1800萬。這是一個按新規則產生新英雄時代。在業界,欒斌成了一個響當當的名字。
他 常說的一句話是“新藥造福百姓”,因而他一直致力于為牡丹江市民引進新藥。他70年代引進的日本融栓新藥“東菱克栓霉”,現在仍然是牡丹江市臨床上廣泛使 用的藥品;80年代引進的增效聯璜片一直暢銷十幾年;與中美史克公司共同引進的康泰克,治療胃潰瘍的洛賽克現在也一直都是相關領域的首選藥品。而這一系列 舉動直接促進了此后新特藥公司的誕生。
時光悄然而過,欒斌仍追求與時俱進,不斷變革。2001年,新特藥公司改制為新特藥有限公司,欒斌當選為公司董事長。2003年初,“天利醫藥”橫空出世,將藥品“微利”、“平價”的概念引入牡丹江,刮起的“天利旋風”,并從此開始領跑牡丹江醫藥零售業的變遷。
德善為本與儒商精神
走進欒斌辦公室,“儒商時代”四個大字撲面而來。
如果說“腳蹋實地和與時俱進”是欒斌成功人生的先決條件,那么“德善為本和儒商精神”則是他事業成就的另一個必然因素。
儒 商這個概念的界定,學術界眾說紛紜。自古以來中國的小商小販就懂得“和氣生財”、“買賣不成仁義在”的道理。中國在經歷了一系列重大事件之后,良好的社會 環境為造成大批現代新儒商創造了條件,讓人感覺到儒商時代到來了。儒商所倡導的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協調發展的生態文明、人與人、義與利、富裕與奉獻、競爭 與服務、合作與競爭、自強與自律等要素和諧統一的商業倫理精神逐漸成為人心所向,大勢所趨。
欒 斌所理解的儒商精神是援儒入商所形成的商業人格,他一直用這種精神來警醒自己。他喜歡老子的話:“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矣;信者吾信之,不信 者吾亦信之,德信矣!”對于善人,他以善心對他,對于不善的人,他也以善心對他。對于恪守誠信的人,他要以誠信之道對他;對于不守誠信的人,他也要以誠信 對他。
因而欒斌所領導的天利醫藥艦隊的每一個藥店堂上都有一排醒目的大字:積德行善,普渡眾生。雖是借用語,但絕對是一種大情懷。
因而,在一個各色經營理念頻出的時代,欒斌憑“德善”兩個字奠定了天利繁榮的基石。
他對他的顧客好。
早 在2001年,在他的領導下,由牡丹江醫藥站改制而成的牡丹江新特藥公司便在牡丹江市率先降價。降價藥品達45種,降價幅度最高達到50%以上,這在牡丹 江醫藥銷售界引起了相當的震動;2002年8月,天利醫藥連鎖的首家旗艦藥店天利醫藥廣場成立,又以平均降幅40%的面目出現,據估算,僅一年,就為全市 患者節省藥費2000萬元。
這樣,在物資緊缺時代才有的一幕出現在了一向被認為顧客忠誠度極低的零售藥店。在當時的天利醫藥廣場,人頭攢動,收款處排起了長隊。在天利醫藥廣場開業當天就達到3萬元的銷售額,其后一路竄紅,最高時達到了15萬元的銷售額!
由此,天利以驚人的速度擴張,從2002年8月天利醫藥廣場成立至今,已有25家天利醫藥連鎖藥店分布在牡丹江市城區及周邊市縣,為廣大消費者購藥帶來最大的實惠。
他對他的員工好。
欒斌從醫藥站開始到后來成為由醫藥站改制而成的牡丹江新特藥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之后又親手創建了天利醫藥集團。這一過程中,除了他個人努力的因素外,更離不開廣大員工長期以來的支持。
在黑龍江省幾乎所有醫藥站都發生過員工上訪事件,惟獨他所領導的牡丹江醫藥站始終風平浪靜,且各種關系相處和諧。“我讓企業的老少都各盡所能,有一個施展的平臺。”這是他最常說的一句話。也正因為這樣,當醫藥站改制成為新的公司時,欒斌以滿票當選為公司董事長。
他對老年人的好。
“百事當以孝為先”,在欒斌的領導和堅持下,天利醫藥長年資助牡丹江全市24個晨練站,所以,欒斌的名字在牡丹江的老年人中耳熟能詳,很多老年人更是對天利醫藥有一種獨特的眷顧。
他對朋友好。
“其 實就是你對人家好,人家才能對你好。”他自己對此解釋得相當簡單,在天利醫藥則貫徹為一個孺婦皆知的理念,叫作“天地良心”。這個理念的提出,正是源于欒 斌的信仰。他常說:我們共產黨人做商業,要講天地良心,要上對得起“天”——就是共產黨,下對得起“地”——就是朋友和老百姓,中間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正是在這個理念的引導下,他的朋友、天利醫藥的商業伙伴遍布天下。天利醫藥不斷獲得榮譽,贏得人心,使之逐漸占有牡丹江醫藥市場的半壁江山。
率性而為與快樂團隊
認識欒斌的人對他有一個共同的評價:豪爽、大方。正是他的這種率性而為的性格,無視曾經的挫折和困惑,以及永不服輸的精神,使他的團隊形成了“何不為其上”的企業精神,同時煉就了企業文化中“感動”的元素,并培養了一支快樂的團隊。
即便一個每年都在快速增長的企業,如果缺乏了健康的文化作為支撐,很可能失去發展后勁。中國企業與歐美諸強的較量,首先是文化的較量,因為企業管理的深處是文化,是價值觀。欒斌深知這一點。
天利將自己的企業精神定為“何不為其上”,而且這種精神已經從倡導者的行為轉變為全體員工共同的行為,從一時一事的具體行為升華為一種持久的、非情緒的行為方式,以此,天利醫藥實現了一次又一次的飛躍。
從 天利醫藥廣場到天利醫藥大廈,再到整個天利醫藥連鎖艦隊,天利醫藥已經將競爭從質量、價格、服務之爭提升到了文化層面的競爭。因為欒斌知道,產品一旦被賦 予一種特殊的文化氣質,引人購買的就不再是一件單純的產品,而是一種感受,一種生活方式。而消費這種生活方式就是消費這種文化。天利醫藥正是以她一系列的 變化宣告他們的經營實質不是“賣藥”,而是在“賣健康”。欒斌更是告訴他所領導的團隊:“我們要為顧客提供健康的樂園”。
正是基于此,欒斌提出了“一個等式和兩個不等式”:快樂=健康;健康>生命;生命≠健康。
天利醫藥的企業文化于是便滲透著“快樂”的因子:要讓員工快樂,讓顧客快樂,只有快樂才能帶來健康。而健康地活著,是每個人最基本的生存條件,這是第一個等式的意義。
于是,天利醫藥的文化之路通往更高更遠的目標。
欒斌有夢:做一只昂揚的雄獅
不要貪戀腳印的美麗,即便它真是美麗的。欒斌常這樣對自己的部下說。因而他的眼睛一直向前看。
鹿 可以被獅子吃掉。但如果這只鹿年輕力壯,它在鹿群中肯定不會被吃掉,被吃掉的永遠是年老體弱的。你說獅子硬朗不硬朗?但是如果獅子老了的話,連牛也可以踢 它兩腳。這是為什么呢?是因為,獅子老了。而機體的老化,是因為它的每個細胞都老化了。欒斌認同海爾的這個理論,做市場上的雄獅才是使自己不敗的根本保 證。
2003年,一場SARS讓人們意識到了我國醫藥流通體系的脆弱,體制更新成為了醫藥物流最重要的目標。而在當時的黑龍江省東部,就缺少一個這樣的物流中心。欒斌說,打造這么一個中心,是他今后要實現的一個夢。
之后,欒斌經過與上海浦裕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合作組建牡丹江天裕醫藥有限公司,進行了物流項目的初步探索,逐漸完善了欒斌追求夢的設想。那就是要依靠專業的、知名的、規?;尼t藥流通平臺,對企業實行真正的重塑,從而保持企業旺盛的生命力和創造力,最終實現企業的永續發展。
在欒斌不斷設計、完善他的夢想的同時,國資委所屬的華潤集團醫藥流通平臺——北京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正在執行自己企業并購方案。當他們將目光投向東北的時候,發現了由欒斌所帶領的天利醫藥團隊。
于是,2010 年3月10日這一天,成為了牡丹江醫藥界載入史冊的一個日子。這一天,時任牡丹江市長的張晶川帶隊抵京,促成了牡丹江天利醫藥集團與北京醫藥股份有限公司 的合作。之后,2010年9月3日,牡丹江成為了黑龍江省醫藥界的一個亮點。這一天,現代醫藥物流中心項目在這座城市正式奠基并開工建設。欒斌實現了他建 設現代醫藥物流中心的夢想。
夢想不斷,創新不斷,自我超越就不斷,欒斌和他的天利艦隊行走在事業夢想的大路上。
一区二区三区高清不卡视频_免费欧洲美女牲交视频_凹凸世界视频在线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